仙桃南粵商會
  友情連接   更多>>  
 
>> 南方日報就當前商會工作采訪我會秘書長袁友軍...
南方日報就當前商會工作采訪我會秘書長袁友軍
來源:仙桃商會 更新時間:2011/9/6 14:08:25 點擊數:

廣東各地籍商會政府官員卸實職 政商面臨新磨合

 

■商會宣傳部長蔣軍民回憶,廣東河南商會成立之初,執行會長由河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主任兼任,秘書長則由副主任兼任,辦事處的會計也是商會會計。

■根據新政策,商會要淡化政府色彩,還原其民間組織本色。這一新規,讓不少商會從制度掣肘中松綁。然而問題也來了:政府官員卸去實職,離開官方這棵“乘涼大樹”的商會,獨立的風險和成本有多大?

■現在由商會推薦的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還是相對較少。隨著民間組織發展的成熟,政府可在政協、人大等政治話語體系中,給商會等民間組織留出更多的空間。

河南省人民政府駐廣州辦事處主任方思文,將廣東省河南商會執行會長一職交到新聯盟集團董事長李立新的手中。

這一低調的交接之間,高調地勾勒出商會褪去官方外衣、還原民間本色的大趨勢。在此前后,在粵的湖北商會、湖南商會等商會組織的實職已紛紛易主,不再由駐粵的原籍官員兼任。

從1918年中國商會成為普設性的新式行業組織起,商會組織與政府資源的“曖昧”互動,就成為其永恒的主題。在廣東大力發展社會組織的當下,這樣的追問,尤顯其時代深意。

還原民間組織本色

商會的工作更多的是下沉到一線,聯系會員,了解企業需求

有人將2006年稱為“新豫商”崛起元年,分布在全國各省市區的河南商會紛紛成立,被寄予豫商群體復興的厚望。在廣東,“河南商會”在廣州天河區耀中大廈17樓正式掛牌。

當時,在粵的河南籍人口突破千萬,工作、創業人口超過100萬,主要分布在珠三角,河南商會將920多家創辦企業拉進商會——如今這個數字已經翻了兩倍還不止。加入河南商會的這些企業,80%是中小企業,大部分從事第二產業。

廣東河南商會宣傳部長蔣軍民介紹,商會會員的訴求最常見的是,在行業發展過程中受到制約、排擠、歧視,希望商會將情況反映給相關部門,并且提供給領導決策解決問題;尋求法律維權、尋找前瞻性資源、招商引資以及促成行業自律也是企業經常求助的問題。

然而,“到了2010年,河南商會遇到了信任危機。”蔣軍民說,當時,越來越多的會員拖欠會費。“一開始大家都搶著交會費,可是那時候,工作人員打電話提醒會員交會費,得到的答復經常是‘我在外地’。”

這場四年之“癢”是猝然而至,還是“疾在腠理”多時?不久后推進的體制變革,恰好給出了答案。

蔣軍民回憶,河南商會成立之初,執行會長由河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主任兼任,秘書長則由副主任兼任,辦事處的會計也是商會會計。

“相當于一套班子兩塊牌子。”廣東河南商會副秘書長李娜認為,河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是政府機構,有自己的主要工作,河南商會的工作更多的是要下沉到一線,聯系會員,了解企業需求,這對辦事處來說,很難兼顧到。

“政府部門習慣了‘官老爺’的身份,你讓他兼做‘服務員’,這對習慣別人找上門的他們來說,肯定很難。”另一個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外籍商會工作人員向記者舉了個例子,商會召集會員開了個大會,商會領導在臺上講,會員在底下聽,散會、吃飯、回家。“這是黨政機關的作風和慣性,并不適合民間組織。會員難免嘀咕:‘為什么我交了會費,還要把你當爹’,積極性被嚴重挫傷。”

根據新政策,商會要淡化政府色彩,還原其民間組織本色。這一新規,讓不少商會從制度掣肘中松綁。之后,商會由企業家領頭,政府機關進行把關、監督。

然而問題也來了:政府官員卸去實職,離開官方這棵“乘涼大樹”的商會,獨立的風險和成本有多大?

官員卸職政商磨合

商會體制的嬗變,并不代表著政府資源的抽離,可看作政府與商會一個新的磨合期

“前不久,一個廣東本土商會召開一年一度的大會,請到了很多政界要員,這讓不少商會很是羨慕。因為對商會來說,最重要的一個功能就是尋求政治資源。”廣東省委黨校教授袁友軍是廣東省湖北商會副會長,在回答記者問題之前,他舉了個例子。

通過多年的調研,袁友軍發現,許多企業碰到問題,想找政府連門道都摸不清,他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商會。

“在大多數時候,商會是很有威信的,比政府部門說話還管用。而對不少商會會員尤其是一些房地產大老板,加入商會,更是希望能獲得和政府的良好互動。”袁友軍直言,“商會由軍政領導‘掛帥’,無論是實際職務還是名譽身份,都很常見。即便是一個地級商會換屆,市委書記都要過來,不然(會員)會覺得丟面子。商會組織,最重要的一個功能就是尋求政治資源。”

那么在政府官員紛紛卸去商會實職的大潮中,商會可能失去什么,又會得到什么?離開政府這顆“資源大樹”,是否依然能乘涼?

廣東河南商會副秘書長劉吉宇直言:“在解決會員困難方面,未改革之前確實更有力度,比如在政治資源的獲取上、在切身利益的解決效率上。”但是劉吉宇堅持認為,現在這種體制更長遠、更健康。

“以前秘書處只有七八個人,而且都是辦事處的人馬,精力有限,意識也跟不上,現在我們聘請員工,組成20人的秘書團隊,下去跑,接地氣,了解各分會的情況,去切實解決難題。”在劉吉宇看來,商會就是做服務,服務做好了,向心力才能凝聚。“舉個最簡單的例子,現在1000多名會員交會費交得很準時。”

袁友軍也認為,商會體制的嬗變,并不代表政府資源的抽離,可看作政府與商會一個新的磨合期——共同尋找一種黃金距離。

“政治資源的存在,是有其正面意義的。因為它保證了商會會員與政府溝通渠道的暢通,讓最基層企業的聲音得到傳遞。”但是袁友軍提醒,商會的所有作用,必須是在合法的前提下才能發揮。

他舉了個最常見的例子,商會里有老板偷稅漏稅被抓,他(她)希望通過商會的資源來擺平——這對企業家來說,是合情合理的事情,這個時候商會應該怎么處理,這就是考驗智慧的事情了。在袁友軍看來,商會和政府未來的方向,應該是在合法的狀態下,進行良性的互動。

會員組建投資集團

由河南商會會員組成的投資集團,已經進入籌備階段,不日將試水

如果說,河南商會代表的是在粵外省籍商會的當下普遍狀態,那么,廣東省的本土商會如潮商會已經走在前方。

去年正當廣東省河南商會撬動官辦體制之時,廣東省潮商會已經開始組建“廣州市白云宏新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當會員企業遭遇資金瓶頸,無法從銀行獲得貸款的時候,就伸出手提供小額的融資服務。

如果通過銀行貸款不成功的話,“廣州市白云宏新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或許可助一臂之力。

“商會的壯大要靠凝聚力。” 廣東省潮商會副會長兼秘書長范思斌認為,凝聚力要靠魅力,魅力從何而來,就是要為會員解決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運作五年,會員企業從一開始的400多家發展到現在1000多家,廣東省潮商會一直在“摸著石頭過河”。成立之初,回潮汕四市恤孤助學做慈善是商會的主要方向,到了2009年,商會找到新的方向,既做慈善,也重發展。

“加入商會的人都是有需求的生意人,他們希望商會在他們遇到困難的時候,商會可以拉他們一把,但他們更希望在這樣一個合作的專業平臺上,獲得信息和資源,壯大企業。商機是他們最看重的東西。”熟悉商會的人士如是分析。

在這種背景下,“廣東潮商會有限公司”繼“廣東潮商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廣州市白云宏新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于2010年成立。范思斌透露,目前,這個獨立于潮商會的法人單位開始起步,幾大項目也完成意向性簽約,主要是在房地產領域。

像廣東潮商會有限公司這樣的例子并不少,這些公司,有的采取項目入股的方式,有的則走基金入股路線,還有的是多重方式并存,但無論如何,他們的終極目標,還是推動商人“抱團”覓商機。

有業內人士指出,不少商會紛紛建立有限公司,其實是受到溫州商會的啟發,但二者之間確實存在差異。“溫商背靠政府資源這座大山,覓得商機的時候,他們在前面沖,政府在后面提供資源。”

就在潮商會圈定首批項目的時候,河南商會也蠢蠢欲動。劉吉宇近日告訴南方日報記者,由河南商會會員組成的投資集團,已經進入籌備階段,不日將試水。

政府應給更多空間

“我們統計過,商會成員、企業代表法人在各級人大、政協的,不足3%。這個比例,遠低于本地商會。”

在談到“接下來,商會最希望解決的難題”時,河南商會、潮商會這兩個風格迥異的商會有了共識。

“我們說‘早知三天,富貴十年’。我們需要更多獲得信息的權威渠道。”劉吉宇笑言,他要“吐吐苦水”。劉吉宇所說的權威渠道,即是希望更多的商會成員進入各級人大、政協的話語體系,發出自己的聲音。

“我們統計過,商會成員、企業代表法人在各級人大、政協的,不足3%。這個比例,遠低于本地商會。”劉吉宇說,“我覺得廣東各級工商聯對我們商會成員企業設置的門檻過高。從某種角度說,企業也是弱勢群體,農民工可以積分入戶,企業同樣希望得到政策關懷。”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商會成員告訴南方日報記者,以前商會未成立的時候,都是通過企業各自去找關系、找資源,現在實現資源共享了,商會更應該有寬敞的訴求渠道以及參政議政的途徑。“我們希望更快地掌握政策和動態,減少決策失誤,提高效率。”該商會會員說。

而劉吉宇的理想商會模式,在90年前的中國可以找到印證。從1918年《工商同業公會規則》頒行后商會成為普設性的新式行業組織開始,以商會和同業公會為主體的工商團體作為商人群體的集體代言者,就已經廣泛參與到政治活動、經濟治理及社會事務之中,體現了極為突出的自治精神和參與意識。

范思斌對劉吉宇的理念也深表認同。他希望,隨著民間組織發展的成熟,政府可在政協、人大等政治話語體系給商會等民間組織留出更多的空間。“現在由商會推薦的各級人大代表、政協委員,還是相對較少。”

袁友軍則建議,除了各級政協、人大這個平臺,政府的一些重要會議尤其是經濟工作會議,應該邀請商會代表參加,如果說給他們表決權不太適合,那么至少給他們發言權。

“政府應該更加放手去發動商會。現在政府對于商會還不夠重視。”袁友軍估算,目前廣東的本土和外省籍商會將近30%是“名存實亡的”——只有牌子、沒有活動。“政府現在提倡大力發展社會組織,下一步,政府怎么開發商會潛力、怎么對它們進行有效管理,是需要進一步明確的關鍵問題。”

 

地址:廣東省廣州市海珠區廣州大道南448號財智大廈1309室(客村立交旁) 郵政編碼:510308
電話:020-84221632 傳真:020-84221005
版權所有 © 仙桃南粵商會
粵ICP備12009323號-9
内蒙古快三专家预测推荐号码下载